洞见 

|

 宏观经济

特写

2019中国经济展望:你想知道的大趋势

一月 4, 2019 | 宏观经济,洞见

欧高敦 中美经济平衡被打破之后,市场波动或将更大。何时保守谨慎?何时大胆行动?企业必须审时度势,精心谋划。 维持20年的中美经济平衡已不复存在。放眼2019年,何时以何种方式达成再平衡尚不可知。世界两大经济体的经贸冲突将走向何方?企业须如何调整商业模式——从目标客户到产品和服务,再到供应链,甚至是资本结构和所有权?多部“大戏”将在2019年全面上演,“剧情”扑朔迷离难以预料。但毫无疑问的是,面对多重不确定性,企业将纷纷减少长期投资。与此同时,市场增长和多种资产的估值将经历剧烈震荡。审慎保守将是主基调,而当千载难逢的良机出现时,也应果断放手一搏。 美中“经济”对峙的影响 美国对华政策最明显的变化莫过于加征关税,以及屡屡发出“进一步升级加码”的威胁。但这只是美国压制中国企业在美从事商业活动的诸多动作之一。 未来中国企业无论是美国市场准入,收购美国企业,美国专利对华转让,还是在美开展科研活动都会受到不同程度的限制。诚然,两国政府仍有可能通过谈判协商,维持现行关税。但尚未出现能够扭转大局的实质性方案。关税将影响所有从中国出口的企业,不管来自哪个国家哪个地区,而其他政策变动则可称得上是对中国企业和中国投资者的定向打击。 1 关税 过去10年,一些制造业的生产活动开始转移到境外。几年前,三星将数万个制造业岗位从中国迁至越南。利丰行以孟加拉国为中心构建其纺织品供应链。然而,鉴于中国市场体量之大,供应链效率之高,将所有制造产能迁出中国的可能性微乎其微。由于人民币汇率走低,出口退税力度加大,以及出口品类调整,迄今为止,美国加征关税对出口企业的影响仍然有限。 延缓加税90天到期后关税将如何变动?企业已做好了应急预案。调整力度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出口商的全球化程度。对全球化的消费品企业而言,制造基地往往遍布全球,美国市场在中国总出口中的占比可能不足20%。这些企业可以调动其他国家的闲置产能,比如让土耳其和中国工厂交换生产,由土耳其专门制造对美出口产品。此举虽会增加运营成本,但无须额外投入资本。如需增加产能,则可在现有工厂的基础上扩张。东欧、土耳其、甚至是印度和菲律宾都被认为有能力提供工人和供应链配套系统,承接增产要求。越南的现有产能已被充分利用,而墨西哥工厂则因北美自贸协定的要求须在本地创造高附加值,被捆住手脚,扩产能力有限。但由于迁址产生的不确定性,企业也不敢贸然选址投资设厂。 再看美国,大部分企业将直接感受到不利影响。在中国对美出口中,四分之三都是中间产品,不直接面向终端消费者。消费产品的零售价格涨幅,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美国生产商对新增成本的转嫁比例。 短期而言,关税对中国GDP的影响仅在0.5到0.8个百分点左右。然而,如关税导致中国就业岗位流失,消费者信心下降,中期影响将显著加大。到时,再加上美中经贸关系的各类壁垒,企业须调整核心业务运营和资本结构加以应对。 2 投资 中国在美投资水平预计今年下跌超七成,2019年将进一步下滑。中国企业绝不希望在美国对外投资委员会(CFIUS)门外苦等数月后铩羽而归,美国卖方在如此高的不确定性下也会知难而退。因此,许多中国战略投资者选择放弃在美国并购,或是转而选择金额较小的内生性投资。这就意味着,美国初创企业将失去来自中国的资本,也失去由此带来的深入中国市场的机会和估值高于本地投资者3-4倍的诱人投资条款。中国资本撤出或将导致美国部分初创企业估值大幅缩水。 CFIUS是美国政府的跨部级机构,专门监督和审批针对美国企业的国际投资。过去数年间,中国企业在美国投资颇丰,只有小部分向CFIUS报备并获得正式批准。过去报告全凭公司自觉,而CFIUS资源捉襟见肘,无力主动调查和跟踪瞒报行为。然而,在新形势下的2019年, CFIUS将不再局限于审查新交易,甚至会追溯数年前的漏网之鱼,一旦发现违反新标准的交易(如包含敏感行业和技术,或是能够获取美国公民的个人数据),将追溯责任并实施补救措施。尽管相关企业有权发起诉讼,但诉讼程序可能耗时数年。2019年,觉察到相关风险的中国企业将低调剥离在美资产以求自保。 中国资金将去往何处?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近期的访以强调了以色列是一个重要的初创企业投资地,从人工智能到农业科技不一而足。英国初创企业也广受中国投资者青睐,从金融科技到医疗科技,再到更为成熟的工业领域。意大利新政府也向中国抛出了橄榄枝,以期对意国多个领域投资。中国企业在日本也寻找着从奢侈品到高科技的并购目标。 3 市场准入 中国企业在美国的市场准入也日益严峻,尤其是在B2B市场。联邦政府明令禁止华为和中兴进入电信基础设施市场,不但限制本国购买中资企业的产品服务,还阻止主要的供应商购买。美国还试图说服欧盟和其他国家停止购买华为产品。高科技、医疗和金融服务都被卷入其中。很多西方企业以为中国产品和服务存在风险,转而选择他国品牌,即便产品同样出自中国或墨西哥的工厂,只是品牌有所不同。 4 人才 中国研究人员在美国领先机构的工作机会已经受到限制,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在2018年10月暂停了访问学者项目,修改了申请要求。研究人员的签证期缩短,无法确定是否能坚持到项目结束。未来赴美的研究人员和求学者或将减少。他们将改而奔赴他国——英国和澳大利亚首当其冲,将迎来更多中国学者和学子。中国富豪们也将不再慷慨解囊资助美国学府建设顶尖研究设施。 如果中国研究人员失去了与世界级研究团队共事的机会,那么中国政府无疑将吸引更多世界级研究机构来华运营。由牛津大学和苏州工业园联合创办的牛津大学-苏州高级研究中心,其研究重点正是牛津大学全球排名第一的医学研究领域,可以想见更多机构将紧随其后。 另外,除了研究人员的签证受阻,中国企业家的入籍申请也已完全停摆。 5 对华转让知识产权 2018年10月,美国政府宣布禁止美国企业向福建晋华集成电路公司出口半导体生产设备。此举显然意在阻止经由商业交易或企业内部对华转让美国科技。无论是转让虚拟产品,还是嵌入实体产品和解决方案的知识产权都受到美国政府的严格审查——不论转让对象是外部第三方、合资企业伙伴,还是国际企业的中国分公司。2019年,许多国际企业将因其在华投资遭到美国政府批评并被要求解释。香港甚至也难以幸免。2018年11月,美中经济安全审查委员会建议重新检讨出口军民两用技术时将香港和内地作为独立海关区域的政策。 2019年,企业不论是中资外资,都将暗自研究如何拆分中美组织架构,针对两地业务,分别设立产品和服务部门,甚至采用不同品牌,设置两个总部和独立法人都可能成为企业在政策干预下的应对之策。 中日民间关系回暖 2019年到2020年,中日关系极有可能再次升温,2018年政府间来往已初显端倪, 2019年将出现更具实质性的进展。中国游客赴日观光同比增长或将超过30%。 他们购买的主要商品包括日本奢侈品、服装、药品、化妆品,甚至是食品——只要是日本在品质和安全性上表现突出的品类。到东京奥运会时,中国游客人数将力压其他任何国家,带动零售大幅上扬。实体销售的繁荣也会逐步推动跨境电商的增长,尤其是那些从未踏出国门的中国消费者。 中国投资者已经发现,相比京沪,东京房产的相对吸引力正在不断上升,

更多


2019中国经济展望:你想知道的大趋势

一月 4, 2019 | 宏观经济,洞见

欧高敦 中美经济平衡被打破之后,市场波动或将更大。何时保守谨慎?何时大胆行动?企业必须审时度势,精心谋划。 维持20年的中美经济平衡已不复存在。放眼2019年,何时以何种方式达成再平衡尚不可知。世界两大经济体的经贸冲突将走向何方?企业须如何调整商业模式——从目标客户到产品和服务,再到供应链,甚至是资本结构和所有权?多部“大戏”将在2019年全面上演,“剧情”扑朔迷离难以预料。但毫无疑问的是,面对多重不确定性,企业将纷纷减少长期投资。与此同时,市场增长和多种资产的估值将经历剧烈震荡。审慎保守将是主基调,而当千载难逢的良机出现时,也应果断放手一搏。 美中“经济”对峙的影响 美国对华政策最明显的变化莫过于加征关税,以及屡屡发出“进一步升级加码”的威胁。但这只是美国压制中国企业在美从事商业活动的诸多动作之一。 未来中国企业无论是美国市场准入,收购美国企业,美国专利对华转让,还是在美开展科研活动都会受到不同程度的限制。诚然,两国政府仍有可能通过谈判协商,维持现行关税。但尚未出现能够扭转大局的实质性方案。关税将影响所有从中国出口的企业,不管来自哪个国家哪个地区,而其他政策变动则可称得上是对中国企业和中国投资者的定向打击。 1 关税 过去10年,一些制造业的生产活动开始转移到境外。几年前,三星将数万个制造业岗位从中国迁至越南。利丰行以孟加拉国为中心构建其纺织品供应链。然而,鉴于中国市场体量之大,供应链效率之高,将所有制造产能迁出中国的可能性微乎其微。由于人民币汇率走低,出口退税力度加大,以及出口品类调整,迄今为止,美国加征关税对出口企业的影响仍然有限。 延缓加税90天到期后关税将如何变动?企业已做好了应急预案。调整力度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出口商的全球化程度。对全球化的消费品企业而言,制造基地往往遍布全球,美国市场在中国总出口中的占比可能不足20%。这些企业可以调动其他国家的闲置产能,比如让土耳其和中国工厂交换生产,由土耳其专门制造对美出口产品。此举虽会增加运营成本,但无须额外投入资本。如需增加产能,则可在现有工厂的基础上扩张。东欧、土耳其、甚至是印度和菲律宾都被认为有能力提供工人和供应链配套系统,承接增产要求。越南的现有产能已被充分利用,而墨西哥工厂则因北美自贸协定的要求须在本地创造高附加值,被捆住手脚,扩产能力有限。但由于迁址产生的不确定性,企业也不敢贸然选址投资设厂。 再看美国,大部分企业将直接感受到不利影响。在中国对美出口中,四分之三都是中间产品,不直接面向终端消费者。消费产品的零售价格涨幅,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美国生产商对新增成本的转嫁比例。 短期而言,关税对中国GDP的影响仅在0.5到0.8个百分点左右。然而,如关税导致中国就业岗位流失,消费者信心下降,中期影响将显著加大。到时,再加上美中经贸关系的各类壁垒,企业须调整核心业务运营和资本结构加以应对。 2 投资 中国在美投资水平预计今年下跌超七成,2019年将进一步下滑。中国企业绝不希望在美国对外投资委员会(CFIUS)门外苦等数月后铩羽而归,美国卖方在如此高的不确定性下也会知难而退。因此,许多中国战略投资者选择放弃在美国并购,或是转而选择金额较小的内生性投资。这就意味着,美国初创企业将失去来自中国的资本,也失去由此带来的深入中国市场的机会和估值高于本地投资者3-4倍的诱人投资条款。中国资本撤出或将导致美国部分初创企业估值大幅缩水。 CFIUS是美国政府的跨部级机构,专门监督和审批针对美国企业的国际投资。过去数年间,中国企业在美国投资颇丰,只有小部分向CFIUS报备并获得正式批准。过去报告全凭公司自觉,而CFIUS资源捉襟见肘,无力主动调查和跟踪瞒报行为。然而,在新形势下的2019年, CFIUS将不再局限于审查新交易,甚至会追溯数年前的漏网之鱼,一旦发现违反新标准的交易(如包含敏感行业和技术,或是能够获取美国公民的个人数据),将追溯责任并实施补救措施。尽管相关企业有权发起诉讼,但诉讼程序可能耗时数年。2019年,觉察到相关风险的中国企业将低调剥离在美资产以求自保。 中国资金将去往何处?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近期的访以强调了以色列是一个重要的初创企业投资地,从人工智能到农业科技不一而足。英国初创企业也广受中国投资者青睐,从金融科技到医疗科技,再到更为成熟的工业领域。意大利新政府也向中国抛出了橄榄枝,以期对意国多个领域投资。中国企业在日本也寻找着从奢侈品到高科技的并购目标。 3 市场准入 中国企业在美国的市场准入也日益严峻,尤其是在B2B市场。联邦政府明令禁止华为和中兴进入电信基础设施市场,不但限制本国购买中资企业的产品服务,还阻止主要的供应商购买。美国还试图说服欧盟和其他国家停止购买华为产品。高科技、医疗和金融服务都被卷入其中。很多西方企业以为中国产品和服务存在风险,转而选择他国品牌,即便产品同样出自中国或墨西哥的工厂,只是品牌有所不同。 4 人才 中国研究人员在美国领先机构的工作机会已经受到限制,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在2018年10月暂停了访问学者项目,修改了申请要求。研究人员的签证期缩短,无法确定是否能坚持到项目结束。未来赴美的研究人员和求学者或将减少。他们将改而奔赴他国——英国和澳大利亚首当其冲,将迎来更多中国学者和学子。中国富豪们也将不再慷慨解囊资助美国学府建设顶尖研究设施。 如果中国研究人员失去了与世界级研究团队共事的机会,那么中国政府无疑将吸引更多世界级研究机构来华运营。由牛津大学和苏州工业园联合创办的牛津大学-苏州高级研究中心,其研究重点正是牛津大学全球排名第一的医学研究领域,可以想见更多机构将紧随其后。 另外,除了研究人员的签证受阻,中国企业家的入籍申请也已完全停摆。 5 对华转让知识产权 2018年10月,美国政府宣布禁止美国企业向福建晋华集成电路公司出口半导体生产设备。此举显然意在阻止经由商业交易或企业内部对华转让美国科技。无论是转让虚拟产品,还是嵌入实体产品和解决方案的知识产权都受到美国政府的严格审查——不论转让对象是外部第三方、合资企业伙伴,还是国际企业的中国分公司。2019年,许多国际企业将因其在华投资遭到美国政府批评并被要求解释。香港甚至也难以幸免。2018年11月,美中经济安全审查委员会建议重新检讨出口军民两用技术时将香港和内地作为独立海关区域的政策。 2019年,企业不论是中资外资,都将暗自研究如何拆分中美组织架构,针对两地业务,分别设立产品和服务部门,甚至采用不同品牌,设置两个总部和独立法人都可能成为企业在政策干预下的应对之策。 中日民间关系回暖 2019年到2020年,中日关系极有可能再次升温,2018年政府间来往已初显端倪, 2019年将出现更具实质性的进展。中国游客赴日观光同比增长或将超过30%。 他们购买的主要商品包括日本奢侈品、服装、药品、化妆品,甚至是食品——只要是日本在品质和安全性上表现突出的品类。到东京奥运会时,中国游客人数将力压其他任何国家,带动零售大幅上扬。实体销售的繁荣也会逐步推动跨境电商的增长,尤其是那些从未踏出国门的中国消费者。 中国投资者已经发现,相比京沪,东京房产的相对吸引力正在不断上升,

更多

多元化和包容性:创造历史,创造价值

三月 9, 2018 | 宏观经济

这句话作推送的提语:这是正确的事,是明智的事,也是历史对企业前所未有的呼唤。

更多

到2030年,数字化的三股推动力将转变并创造高达45%的行业总收入

十二月 4, 2017 | 宏观经济,麦肯锡全球研究院

中国已经成为全球数字科技大国,发展潜力巨大。蓬勃发展的数字化技术正在不断改写现有格局,重构行业价值链,这将驱动形成更具全球竞争力的中国新经济,并催生出更多充满活力的中国企业。

更多

人工智能如何为企业创造价值?

十一月 10, 2017 | 宏观经济,麦肯锡季刊

在人工智能领域投入了数十亿美元的先行企业如今开始收获硕果,它们的 经验将让后来者受益匪浅。

更多

人工智能:数字化的下一个前沿?

十一月 8, 2017 | 宏观经济,麦肯锡季刊

人工智能的先行企业不仅获得了实际效益,也获得了突破性发展的机会。成功的转型需要企业把握好数字化及分析转型的多个关键点。

更多

中国数字经济如何引领全球新趋势

九月 6, 2017 | 宏观经济,麦肯锡全球研究院

中国拥有全球最大的电子商务市场,移动支付交易额是美国的11倍,且拥有全球1/3的独角兽企业。中国已成为塑造全球数字化格局的重要力量,其数字全球化进程方兴未艾。

更多

“一带一路”2.0:市场化运作扬帆启航

八月 7, 2017 | 宏观经济,资本项目和基础设施,麦肯锡季刊

“一带一路”2.0的成功一定是市场化运作的成功,即通过市场化的项目选择、专业化的风险管控和复合型的队伍建设,使市场主导的价值取向与政府推手形成真正合力。

更多

心怀高远、脚踏实地 –地方资产管理公司的出奇制胜之道

七月 13, 2017 | 宏观经济

近年来,我国不良资产规模持续上升,让资产管理公司获得了广阔的市场空间。

更多

龙狮共舞:中非经济合作现状如何,未来又将如何发展?

六月 30, 2017 | 宏观经济

短短二十年间,中国一跃成为了非洲最重要的经济伙伴,从对非贸易、投资、基建融资和发展援助的深度和广度上看,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与中国相比。

更多

筚路蓝缕、攻坚克难 –聚焦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改革

五月 24, 2017 | 宏观经济

国有企业和私营企业都是中国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

更多

以客户为中心,打造房企核心竞争力

五月 16, 2017 | 宏观经济,麦肯锡季刊

全球房地产向买方市场的持续转变,要求开发商更多地关注客户体验。

更多

流程与政治:跨境并购监管的通关之道

四月 14, 2017 | 宏观经济

在华投资的境外企业和跨境并购的中国企业处境迥异,却担心着同一个问题:监管审批流程。

更多

从积极的买家到真正的主人

四月 12, 2017 | 宏观经济

对于大部分交易而言,最具挑战的部分发生在交易结束之后。研究一致表明,整合的得失成败,对交易成功的影响要远远大于其他任何因素,包括成交价格。

更多

中企跨境并购融资术

四月 12, 2017 | 宏观经济

中企跨境并购的资金运作和流向是多年来各方感兴趣的话题。2010年之前,中企很少对国际并购进行投标。

更多

中企跨境并购袖珍指南

四月 12, 2017 | 宏观经济

中国企业正在掀起全球并购的热潮。过去五年,跨境并购数量的年增幅达到33%。2016年,跨境并购交易金额高达 2270亿美元,是境外企业在华收购额的6倍。

更多

中企跨境并购五大迷思与真相

四月 11, 2017 | 宏观经济

2016年中企跨境并购交易金额高达 2270亿美元,是境外企业在华收购额的6倍。中企跨境并购数量在过去五年稳步增长,年增幅达到33%, 但因受到外汇管制的影响,2017年第一季增长有减缓。

更多

中企跨境并购十年回顾

四月 11, 2017 | 宏观经济

十年前,联想收购了IBM个人电脑业务,那是中国企业第一宗大型跨境交易。此后,中国已累计达成650多宗1亿美元以上的并购案。

更多

中国的选择: 抓住5万亿美元的生产力机遇

六月 24, 2016 | 宏观经济,麦肯锡全球研究院,麦肯锡季刊

麦肯锡全球研究院(MGI)最新研究显示,果断转向生产力驱动增长的模式,中国经济可以度过当前的困境,并为中国迈向发达经济体铺平道路

更多

全球并购交易:新高度新基调

六月 6, 2016 | 宏观经济

不管是在全球范围还是美国一地,2015年企业并购活动均创历史新高,大型并购尤其突出。

更多

2016年中国十大预测

一月 6, 2016 | 宏观经济,洞见

数百万中产迁出城区、就业形势更严峻、中央权力加强,以及电影票房持续飘红,这些都将发生在2016年的中国。

更多

平等的力量:性别平等推动中国16万亿元的GDP增长

十月 30, 2015 | 宏观经济,麦肯锡全球研究院

缩小性别差异不仅会产生积极的社会影响,更会为经济增长起到超出预估的积极作用。

更多

重新发现中国:从大到强

六月 9, 2015 | 城市化与可持续发展,宏观经济,麦肯锡季刊

向消费与服务拉动经济增长转型,同时注重创新绿色发展,将给本土企业和跨国公司带来重大影响。

更多

审视中国债务风险

四月 9, 2015 | 宏观经济,洞见

2007年-2014年之间,中国的债务总额翻了两番,占同期全球债务新增额(57万亿美元)的三分之一。如此高的债务,是否还能做到安全可控?

更多

中国应当如何应对经济增速放缓?

三月 6, 2015 | 宏观经济,麦肯锡全球研究院

中国经济在多年快速增长之后正逐渐放缓。最新数据显示,2014年GDP增长7.4%,处于24年来最低。

更多

重新定义资本主义

一月 6, 2015 | 宏观经济,麦肯锡季刊

资本主义带来了繁荣,却饱受指责。通过认真梳理资本主义整个系统是如何以及为什么而运转的,兴许我们能因此找到提升之道。

更多

从生产力角度看增长前景

十二月 9, 2014 | 宏观经济,麦肯锡全球研究院,麦肯锡季刊

随着世界人口的老龄化,全球将迈入增长衰退期 ── 除非劳动生产力能再一次飞跃。管理型创新是否能够维持荣景于不坠?诺贝尔奖得主罗伯特·索洛(Robert Solow)和麦肯锡专家提出各自的观点。

更多

在全球流动中,中小型跨国企业将助推中国发展

五月 27, 2014 | 宏观经济,麦肯锡全球研究院

中国可以让越来越多的创业者和个人得以加入全球流动的浪潮,释放他们在创新和发展上的潜力,以此进一步助力经济的增长。

更多

2014十大预测看中国

一月 7, 2014 | 宏观经济

Gordon Orr(欧高敦)以个人名义发布对中国的年度预测已持续多年。岁末年初,他再度为我们奉上今年的十大预测。

更多

2013年十大预测看中国

一月 3, 2013 | 宏观经济

无论是银行、零售、基建,还是猪肉价格、足球和黄金周,2013年注定是变化剧烈的一年。

更多

中国经济的下一站

十一月 30, 2012 | 宏观经济

我们认为,未来中国将走出一条中速增长、可持续性增强的发展道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