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能否引领全球化转型,以救其于水火?

|

中国能否引领全球化转型,以救其于水火?

全球化同时促进了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增长,如今却成为针锋相对的辩论焦点。时至今日,即便是全球化的坚定支持者也承认全球化进程极富颠覆性,造成了岗位流失、环境恶化等一系列不曾预料到的后果。

除非这些问题能得到妥善解决,否则目前西方各国盛行的保护主义和民族主义倾向就会转变成实际政策,阻断重要的增长来源。随着世界各主要经济体纷纷将发展重心转回国内,全球化的未来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中国能否引领全球化踏上普惠性发展之路。

商品、服务、金融、数据与人员的跨境流动既能增加GDP,又能促进生产力发展——中国已经是全球主要受益国之一。在货物进出口迅猛发展的带动下,中国的GDP在本世纪头十年中期呈现了两位数的增长。随着中国一跃成为全球最大的出口国,工业化进程也为数亿人口铺就了脱贫之路。

然而,尽管中国等发展中经济体蓬勃发展、国与国之间的贫富差距也在不断缩小,但许多国家内部的贫富差距却在扩大。2005-2014年,25个发达经济体中有近三分之二的家庭处于收入停滞或下滑状态——只能眼看着国内最富裕的少数群体谋取巨额收益。

但全球化并不是导致发达经济体国内贫富差距日渐悬殊的唯一原因。向数字化经济的过渡令高技能人才的收入畸高、自动化技术的推广取代了日常工作岗位——这些也都是加剧贫富差距的原因,此外进口竞争显然也难辞其咎。在增长乏力的国家,越来越多的民众指责各种形式的全球化是导致大多数人落后的祸因。如今,在全球绞尽脑汁促进经济快速复苏之际,盲目坚持保护主义思想将遗患无穷——而且也会给中国造成严重的经济与社会风险。

虽然世界各国目前仍需依赖国内政策工具解决贫富差距、促进经济增长,但国际社会同样需要开展大量工作——尤其是面对气候变化、动荡不安、恐怖主义、网络安全以及公共卫生等共同挑战之时,最有效的应对措施原本就是全球携手合作,而非各自为战。

如今,外来竞争和自动化技术发展等因素正推动着全球劳动力市场发生剧变,因此世界各国都需要在教育和培训方面加大投资并鼓励创新。此外还有一些重点工作包括:扩大数字化经济参与度;增加能扩大全球需求并改善生产力的基建项目;改善对跨境投资、贸易与数据流的全球治理等。世界任何一个国家或地区都应该让本地创新成果造福全球更多民众。

我们认为,中国有能力、而且理应在上述这些领域作出独特的贡献。以教育和培训领域为例,中国幅员辽阔,各地情况千差万别,不妨充分利用这种多样性特点,试验并开发数字化学习与远程学习等新型模式,进而推广至其他国家,为当地创造巨大价值。在高等教育领域,中国也面临着建立国际研究合作以及双向派遣留学生等重大机遇,既能为中国吸引更多全球顶尖人才,又能让中国高校在全球大展拳脚。最后,中国还可以将可观的科研实力投入到研发平价药物、提高农业产量等科研领域的挑战之中。

中国同样可以在推广数字化经济方面发挥主导作用。全球仍有半数以上人口无法获得互联网服务,导致贫富差距不断扩大。中国在大型基建项目方面拥有非凡的制造能力与专业知识,因此是少数几个有能力推动实现世界互联网普及的全球行动者之一。同时,国际社会还需要制定能够确保数字化经济健康成长的基本框架。中国可以在数据标准、数据共享、网络安全以及人工智能等问题上推动国际合作。而且中国拥有海量的潜在数据集,若能更多地与世界共享信息,同样可以促进全球增长。

基础设施投资曾是中国经济崛起的重要因素,而如今中国正在大力支持境外基建项目,以刺激当地经济增长和人文发展。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与“一带一路”倡议背后展现的资本实力、专业知识和宏伟目标同样可运用于世界各地的项目——这不仅意味着对发达经济体展开投资,更包括发展中经济体。

从更宏观的角度来看,中国也具备重塑全球治理格局的能力。在多边机构中,中国处于一个非常独特的位置,有能力构筑一条连接发达经济体和发展中经济体的沟通桥梁。此外,中国还需展现出对提高公司治理水平的重视,这一点也十分重要。随着中国企业不断扩张,它们必须在国内外的劳资、环境与商业行为上采用全球标准。

如今,中国已经与全球经济融为一体。中国能否保持经济增长及社会稳定与全球化能否成功息息相关。投资全球公共产品并缓解其他国家将重心转至国内的风险,也关乎中国自身的利益。仅靠喊喊口号还不够,中国必须在改革和普惠性发展上采取实际行动,才能重获公众信任,为全球化发展提供强有力的支持。

 

作者:
华强森(Jonathan Woetzel)
麦肯锡全球研究院院长、麦肯锡公司全球资深董事

 

点击此处获取《麦肯锡全球研究院 – 重启全球化:中国如何引领新进程》

 

By |九月 2, 2017|Categories: 中国观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