驾驭颠覆性技术:投资人Chamath Palihapitiya 访谈录

|

驾驭颠覆性技术:投资人Chamath Palihapitiya 访谈录

“技术将颠覆所有工作的方方面面。”Chamath Palihapitiya如是说。Palihapitiya曾担任脸谱公司高管,现为投资人。他认为,某些颠覆性技术能够对提高生活品质、改善经济产出带来重大影响(如传感器和无人驾驶汽车)。对于这些技术,企业高管只停留在“了解”的层面完全不够。他们必须把技术娴熟地运用到组织管理中,否则可能会被颠覆性技术的新浪潮冲击得措手不及。此次访谈由麦肯锡旧金山分公司全球资深董事James Manyika主持。下文为编辑稿。

三大技术值得关注

我来讲一讲最令我兴奋的三大技术。第一是传感器网络,我非常看好它的发展前景;第二是自动化交通的推进;第三是围绕大数据的一项具体应用。

就第一点来说,如今传感器无所不在。但是过去,一提到传感器,人们会想:“哦,是指无线射频识别芯片吧?”现在不是了,你的手机就是一个传感器,它随时都在测量19种不同类型的数据。你穿的衣服,戴的耐克FuelBand运动腕带、Fitbit健身腕带,都是传感器。也就是说,物理传感器的规模在迅速扩大。道路上,空气中,身上,手机里,到处都有。

随着传感器的发展,我们会发现,它能通过极其清晰的方法提高生活品质、改善经济产出。举个非常简单的例子。有一家很棒的小公司在哮喘吸入器的顶部安装了传感器。为什么要这样做呢?我们知道有三四千万人患有哮喘病。从医疗健康的角度来看,加上急救等费用,哮喘的治疗成本仅在美国就达到400亿~500亿美元。

为什么哮喘病人要去医院急诊?因为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该主动使用吸入器。那么传感器可以发挥什么作用呢?它可以记录上次使用吸入器的时间和日期,测量所有的环境数据,比如“你在什么地方,花粉量有多少,天气怎么样”等。然后,它会启动探试模型,预测未来情况并提醒你:“天呐,明天天气很糟。你得提前使用吸入器进行预防。这个事情有好处,你可以经常做。”结果怎么样?病人哮喘发作的几率降低了。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传感器网络能帮助人类大幅提升价值、提高效率。我觉得,现在我们尚未真正了解它的全部潜力。但是,它肯定会影响到我们生活的各个方面。这是让我非常兴奋的第一点。

第二点体现在谷歌公司无人驾驶汽车领域的开拓。这或许是我见过的唯一一种能从根本上对GDP产生高阶位影响(用技术语言来说,高阶位是指二进制中拥有最高值的位。在口语中,是“最为重要”的意思。)的技术。你可以想象,一旦有了无人驾驶汽车,有了自动运输的能力,城市运行、交通模式、商业形式会发生怎样的变化。

想象一下,小型电动汽车负责投递所有邮件。无人飞机把亚马逊、沃尔玛和塔吉特网店的包裹送到你家门口。卡车不会造成交通拥堵。由州政府或市政府统一采购的城市公交系统提供可预报的公交服务。所有这些都将对商业发展和个人出行产生巨大的影响。我觉得今天我们对这种影响力了解得还不充分。

最后一点是大数据。坦白地说,“大数据”就像“growth hacking”(破解发展密码)一样,已经变成一个滥俗的噱头。讨论它的人越来越多,可真正说到点子上的人太少。举一个例子,在遗传学这一领域,我觉得大数据正在推动一项极其重要的转变——把生物学家的重担转移给计算机科学家。

因为当我们对一整个基因组进行排序时,其实是在传出一份4GB到5GB大的遗传编码文件。这个文件是可以被破译的。我们可以设计机器学习算法(监督型或非监督型),让机器凭直觉感知事物,建立联系,发现关联,并最终找出因果关系。我们有能力运用计算机科学分析大规模人群数据,从而解决一些最为复杂的生物难题和生命难题。

我猜测,这些重要的技术进步再过10~15年就会出现。到时候,计算机科学家们会说:“如果你携带乳腺癌基因BRCA1,我们可以提供治疗方案。这个方案是从大量女性的基因数据分析得出的,它能够防止乳腺癌发作。”令人吃惊吧。
驾驭颠覆

在我看来,最重要的是人力资本的管理、奖励和发展。现在大家都会说:“哦,那当然,说到底都和人有关。”但是我觉得有必要更好地理解这句话背后的整个体系。

想想我们刚刚谈到的,许多公司缺少量化认识。大多数公司缺乏娴熟的技术能力。不少公司拖延奖励和表彰,还习惯性地把奖励颁给中游员工,而不是最顶尖的1%或5%。这些都是在公司中存在了几十年的根深蒂固的偏颇做法。

但也有少数公司选择了正确的道路,他们完全颠覆了上述的三种做法。他们会说:“好,你知道吗,我们只在乎最顶尖的1%。其他人,对不起了。我们表彰最好的人,其他人可以跟上来。我们采用激进的做法,垫底的人会被裁掉。我们对自己的业务有着极为深入的量化认识。我们知道如何优化,我们知道如何进行长远思考,我们每天都做长期权衡,以便在未来能够长久地坚守业务,赢得成功。”

我的公司里每个员工都要有扎实的技术理解力,因为大家都知道技术会颠覆所有工作的方方面面。员工们必须十分擅长发现技术对工作的影响,否则等他们层层上报给CEO或总裁时就太晚了。因为CEO或总裁要跟人应酬,要随时开会。如果每个人都汇报一切正常,等到事情真的发生了,肯定为时已晚。

“讲”JavaScript语言
我对技术的价值以及技术提高生产率的能力坚信不疑。眼下生产率的提升方式还存在问题。从许多方面看,因生产率提高被甩在后面的人多于从中受益的人。我们可以这样来想,既然越来越多的工作被界定成了技术性工作(机械性工作少了,技术性工作多了),那么我们就需要更多的技术人才。以教育为例,今天的教育体系教你社会科学、哲学、英语和数学。实际上,懂得技术性知识或者技术体系的知识相当于掌握了一种语言,但今天大多数人没有从这个角度来看。

所以,如果在美国我们必须要学习讲英语,可能大多数人还要学习讲西班牙语,那为什么大家就不能学“讲”JavaScript语言呢?如果今天我们能培养出上百万的孩子,他们“讲”起技术来像讲任何语言一样熟练,那会怎么样呢?

你很可能会发现,如果你真的掌握了技术语言,你在日常生活中“讲”这门语言很可能会比讲话更多。我觉得编写代码是21世纪的蓝领工作。这没什么不对的。眼下代码“抽象化”已经发展得非常好。但在10~15年前,“编写代码”的含义可与今天不同,学起来相当困难。那时候我们用的都是非常低级的编程语言,使用的硬件也是现在不会再用的。今天,编程语言已经高度抽象。四五年后,我的孩子们会这样编写代码:在页面上画好东西,然后就会被译成代码。所以,“编写代码”的含义已经变得越来越简单。这样一来,更多的人都应该有编写代码的能力。

所以我觉得代码是一种全球通行的语言。学写代码吧,其他事情都是次要的。大学没有那么重要。写代码才是未来一百年最重要的技能。

Chamath Palihapitiya是The Social+Capital Partnership的创办人和主管合伙人。此访谈由麦肯锡旧金山分公司全球资深董事James Manyika主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