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余进,北京办公室董事总经理

|

对话余进,北京办公室董事总经理

为客户流血,生活大爆炸以及读书的义务

曾就读院校: 国际关系学院(中国);加州理工学院

北京办公室负责人余进已为麦肯锡公司以及北京办公室服务了13年。她服务的客户涉及许多不同领域的领先中国公司——从著名的航空公司到中国最大的保险公司之一,再到大型化工公司;帮助这些公司进行战略与组织转型。

同时,余进还把触角延伸到专业领域,通过领导力辅导,帮助具有潜力的女性更好的进行职业发展。她经常在重要的会议上担任主持或主讲嘉宾,她最近参加的会议包括由全国妇联和国际妇女论坛所举办的高管发展圆桌会议,APEC妇女论坛,Fortune Most Powerful Women, 中国企业领袖论坛等。

工作之余,除了照顾好家庭,余进还抽时间投身公益,参与指导贫困青少年和帮助即将出狱的重刑犯培养实际的创业技能,并辅导本地的年轻创业家。

请用100个字以内描述您在麦肯锡的经历:

过去我服务了很多行业和领域。我对于咨询行业中人的部分特别感兴趣,特别是培养和发展人才。客户告诉我们,除非能解决人和组织的问题,否则光有技术解决方案难以产生真正的影响。

与公司的新兴市场倡议小组的合作让我深受启发。我感觉我有机会能塑造公司未来发展的方向,但同时我又迫不及待的想做些变革,看看我们能取得什么样的影响。

不工作的时候,您都在哪度过最快乐的时光?

我基本不在周末工作,并把时间贡献给孩子,做“孩子的秘书”。我听过最高的评价就是当我儿子说:“妈妈,我觉得你有两个重要工作—你在麦肯锡的工作,另一个工作是当我的心理医生:每当我感觉沮丧的时候,你总是鼓励我。”对此,我相当自豪。

JinFamily
顺时针方向:余进和她的孩子Sophie、Jerry与先生Joe。

您最不寻常的团队项目经验为何?

当我还是资深顾问的时候,我们在帮助一家电信运营商推广业务流程重新设计项目。第一天我们在本地的一家分公司启动了项目,傍晚的时候,客户邀请我们去室外的温泉参加团队活动。我很重的滑了一跤,客户的高级主管立刻背起我飞奔到急诊室,头上缝了7针!

最后,客户的内部杂志给了我一个特写,标题为帮助我们转型的“全心投入”的顾问:太过投入,以至于我不只付出了泪水和汗水,还真正流了血。那天救我的客户,至今仍旧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

您最喜欢关于麦肯锡的“新”事物是什么?

我常常看到公司里不断涌现新的商务技术,比如桌面视频会议和我们现在常常在用的McKinsey Apps 都帮助我们大大地提高了工作效率。

您希望在公司完成的下一个重大目标是什么?

我相信,如果麦肯锡想进一步大力参与中国的发展,我们就要更深地融入本地商业圈,而北京又是至关重要的中心。所以,我的使命就是帮助公司在北京的商业圈内建立更深远的影响力。

工作之余,您是否有其他新的目标或项目?

家庭或个人目标,就是做一个激励人心的家长、帮助孩子作最好的自己。 同时,我想持续帮助更多的人,特别是女性,释放她们的领导力潜能。

麦肯锡的哪项传统您最引以为傲?

除了那些指引我们公司价值观外,我对于团队的合作方式感到特别骄傲。与不同机构合作之后,你会发现合作的威力是多么强大,但也可能合作不顺导致僵局。我对麦肯锡人感到自豪的一点就是,不管你去哪里,你总能集结一群同事,知道他们会相互尊重,并以最高效率进行团队合作。这对公司来说是笔巨大的资产。

北京办公室很有家的氛围——办公室的员工彼此之间的联系相当密切。显然地,当一群人为某个客户项目共同合作时,他们就会变得很亲近,但是在北京办公室,你会看到不同资历的员工和乐相处。我相当自豪。这是北京文化的一部分:我们对于所做的每件事都充满活力和激情。

轻松访谈

1. 您最喜欢的度假胜地是哪里?

对我来说,我最喜欢的度假胜地就是那些我从没去过的地方。而我们的孩子,他们喜欢在加州帕萨迪纳市度假。

2. 您的iPad上有什么?

有几本书,但主要是两个主题:怎么成为一个更好的父母(我现在在读“教养大震撼(Nurture Shock)”)和世界未来会有什么样颠覆性的发展(我刚读完了Jeremy Rifkin写的第三次工业革命)。

随着年龄的增长,你应该要愈发有智慧,一个很好的例子就是Mitch Albom写的相约星期二。

3. 您的公事包里都会带什么东西?

我都会带证件和各种电源线与充电器。

4. 您最后一次在飞机上看的电影或电视节目是什么?

可能是生活大爆炸—我是加州理工的校友。

5. 如果您能有一点空闲时间,甚至是只有几分钟的时间,您会做什么?

我很想沉思冥想,但我从来没好好地学怎么冥想。真实的情况是有几分钟多半微信了。

6. 过去12个月您造访过几个国家?

今年大概有7、8个, 其中瑞士是唯一首次走访的国家。

By |九月 24, 2013|Categories: 职业发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