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银行业的全面风险转型已经迫在眉睫。中国宏观经济不确定性加剧,呈现L型的中低速发展趋势。传统三驾马车中固定资产投资2016年全面回落,净出口已经从2015年中开始出现负增长并持续至今;房地产投资累积了大量风险,使宏观经济变得更加脆弱。不良贷款余额和不良率双升使银行明显感觉到“寒流来袭”。商业银行披露的不良率2015年达到1.85%,较三年前增长30个基点。而很多国内外机构预测实际不良率可能超过5%以上。08年经济危机以后,国际领先银行都进行了彻底的全面风险转型。例如一家总部位于西班牙的国际银行,其转型从2013年开始,持续24个月以上,在超过30个不同的国家市场里分批次组织试点和实施。

业务战略和模式创新层出不穷,但风险管理则跟在后面“裸奔”。以投行为例,投行风控的核心在于对项目和企业成长性的评估,以及对交易结构和条款的关注;投行风控必须内嵌在业务项目组内,关注交易条款的同时保持案件(Deal)的时效性;投后,风险管理深度参与项目的运作(类似于PE公司对于被投企业的管理)。金融市场业务则需要一个截然不同的风控逻辑。资本市场风云变幻,银行需要对各类交易和资产类别设定限额。同时建立强大的中台管控,每天对大量的操作进行对账、清算和损益核算。

监管机构预期将对银行等金融机构实行更加强力监管措施。2016年央行的宏观审慎评估(MPA)对银行的资本、流动性等一系列监管指标提出新的要求;2017年银监会密集发出监管声音,最近的三个通知(45、46、53号文)要求银行对“三违法”(违法、违规、违章)、“三套利”(监管套利、空转套利、关联套利)、“四不当”(不当创新、不当交易、不当激励、不当收费)等行为进行自查。银监会颁发的《指导意见》要求重点防控10大风险;银监会也同时加大了对违规的严打力度,处罚了17家银行,取消了多名高管的银行业从业资格。2017年很可能成为银行业的“监管元年”。

渐进式的小修小补无济于事,银行需要从战略、治理、流程、人才和系统模型五大方面展开全面的风险转型。战略上,银行必须认识到“没有风险就没有报酬”,进而明确表示银行的整体业务和风险战略愿景。风险治理是银行风险管理的根本,这包括董事会、管理层和风险条线的明确责任;流程指导银行每日的风险管理实践,例如审批如何开展,贷后预警如何实施。随着业务复杂性的提升,风险对于IT和数据的基础能力的要求越来越高;当然这一切如果脱离“人”这个核心主题,一切都是空谈。

在这轮转型中,成功者将会收获“丰厚的回报”。麦肯锡多年实践表明,成功的风险转型可以使不良率降低50-100个基点,从而实现2-3%的银行资本回报率(ROE)提升,这在行业越冬这个过程中将显得无比重要。其次,新业务的风控能力将成为银行核心战略能力,直接促进收入提升和结构升级。经营风险,越冬制胜。谁能执住“风险”这只牛耳,谁就占得先机、制胜未来。

作者:
倪以理:全球资深董事合伙人,常驻香港办公室
曲向军:全球资深董事合伙人,常驻上海办公室
容觉生:全球董事合伙人,常驻香港办公室
谭宏:全球副董事合伙人,常驻台北办公室
陈鸿铭:资深项目经理,常驻香港办公室
郭凯元:麦肯锡卓越实施中心项目经理,常驻上海办公室
崔起:资深专家,常驻深圳办公室
徐宁:麦肯锡卓越实施中心咨询顾问,常驻上海办公室

点击此处获取报告PDF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