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会如何为举办城市带来积极遗产

|

奥运会如何为举办城市带来积极遗产

Bill Hanway

如今,申办奥运会不再是为了展示国家形象。在民主国家,申奥必须有利于该国社会和经济发展,而不只是为了举办一场国际体育盛事。

1992年,奥运会举办城市巴塞罗那开启了一种新的城市发展模式。巴塞罗那和西班牙政府希望借举办奥运会加快城市转型,摆脱后工业时期发展动力不足,转型为旅游和服务型城市。事实上,奥运会的成功举办帮助巴塞罗那实现了这一目标。

在赢得2012年奥运会举办权后,伦敦组委会充分借鉴了巴塞罗那经验,将奥运遗产视为赛前规划的重中之重。举办奥运赛事并不是最终目标,伦敦市政府更希望借此契机,使城市发展的“老大难”——伦敦东区重获新生。伦敦市长肯•利文斯通(Ken Livingstone)在2003年曾表示,奥运会将为伦敦带来自维多利亚时代以来的最大改变。举办超大型体育赛事通常预算会超支,但诸多迹象初步显示,举办奥运会对伦敦具有积极而长远的影响,除了新建房屋、学校和占地100公顷的伊丽莎白女王奥林匹克公园,还促进了经济发展、治理了运河,以及大规模改善了基础设施。

我们再来看看另一个奥运会举办城市里约热内卢。在2009年赢得奥运会举办权时,里约市长爱德华多•佩斯(Eduardo Paes)表示,里约不是伦敦或北京,它会用自己的方式举办奥运,比如大量引入民间资本。尽管如此,里约在申奥之初还是以伦敦为模板,与里约合作的主要顾问团队也曾为伦敦申奥出谋划策。事实上,里约申奥得到了政府的大力支持,比起里约可以为奥运会带来什么,巴西领导人更关心的是奥运会可以为里约带来什么。里约在申奥时曾强调,奥运会场馆分布在四个区域,其中有两个位于里约的快速发展地区,希望奥运会拉动相关地区的基础设施和住房建设。马拉卡纳赛区则计划振兴港口及加快周边地区发展。由于充分强调了奥运对社会的整合,因而被评审团称赞为“优秀的遗产规划方案”。

从2009年申奥成功到2016年赛事举办,巴西克服了重重困难。可能要再过几年或几十年,我们才能知道申奥时所描述的奥运遗产是否发挥了效用。但无可厚非的是,奥运会确实为巴西注入了发展动力,推动并实现了被搁置多年的城市建设计划,包括一条地铁线、一条近100英里的快速公交车道和17英里的轻轨系统,以及新建的学校和医疗诊所。市长佩斯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说:“没人说过奥运会能解决里约的所有问题,但我们确实把举办奥运会当做一个推进城市建设的良好契机,这是过去50年来每一任里约市长所梦寐以求的。”

无论里约奥运是否兑现了当初的规划承诺,它对巴西所产生的深远影响毋庸置疑。在所有的奥运举办城市中,伦敦和里约对奥运遗产的重视和做法,可以成为其他国家学习的榜样。

不少城市因为民众反对而放弃申办2022年冬奥会和2024年奥运会。如果民众不相信举办这样一场体育盛事能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自然不会支持。我所在的AECOM(为全球最大的工程咨询集团) 从事奥运相关工作已有三十多年,包括为伦敦和里约奥运的总体规划出谋划策。我们除了关注实际问题,例如场馆设计、交通和人流规划等。整个流程还要从多个层面进行统筹规划,包括赛事举办、后奥运的城市转型和长期遗产。

伦敦奥运会规划有一点值得借鉴,即在对奥林匹克公园主场馆进行基础建设时,充分考虑了周边的住房配套及商业发展,使得场馆在赛后得以保留。后期分析估计,在对奥林匹克公园的投入中,至少75%在赛后继续发挥效用。

四年后,伦敦的奥运遗产已初见成效,场馆周边的房价也有所提升。近期的分析显示,奥运会中心地区的房价平均高于周边地区29%,显现出可观的奥运收益。例如,因举办羽毛球、足球和艺术体操等赛事,如今温布利赛区的房价几乎翻了一番,而其周边地区房价的升值幅度则低于30%。

在奥林匹克公园西侧,伦敦东区斯特拉特福德,投资24亿英镑的International Quarter正在建设400万平方英尺的写字楼和超过300户的住宅楼,并将带来25,000个工作机会。同时,斯特拉特福德还在新建Sadler’s Wells剧院,扩建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并将落成包括伦敦时装学院和伦敦大学学院在内的几所高校,以期将该地区打造为文化中心。此外,奥运村2,818间公寓现已转变为商品房和经济适用房,另有2,000间也将投放市场。再加上奥运期间配套建设的公交系统,不到15分钟就能从斯特拉特福德抵达伦敦市中心。正如开发商所言,经奥运改造后的 “东村”(East Village)也许还是“伦敦最嬉皮的地区”。

巴西开创了一种可供未来申奥城市效仿的融资模式。开发商通过建造场馆和其他设施来换取里约120公顷的奥运中心区的土地开发权。巴西57%的奥运投资来自私营企业,这一比例甚至高于亚特兰大奥运会。虽然有批评称,这种模式会让私营企业和富人更多地享受到奥运的经济收益。是否果真如此,仍有待验证。然而短期看来,这种方式的确减少了公共资本的投入,也为奥运场馆及设施的持续使用提供了经济基础。实际上,这一融资模式将风险从公共部门分摊给了私营企业。另外,正如所有的现代奥运会一样,里约获得了数十亿美元的商业赞助和转播权收入,这些资金被用于支持奥运相关建设。AECOM有限承担了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咨询工作。我们发现,在2016年上任的东京市长小池百合子的推动下,东京奥运会为实现财务可持续性方面所做的改变。这也是国际奥委会2020年议程的重点之一,旨在降低奥运会的举办成本,同时满足“运动、经济、社会和环境的长期规划需求”。例如,东京将不再新建自行车场馆,而是在120公里外的现有场馆举办,篮球赛区也是远离市中心的。

这些经验同样影响了AECOM 正在协助的洛杉矶2024年申奥工作。洛杉矶在申奥时尽可能吸取了近年来其他主办城市的经验,如不再新建任何场馆,全部赛事都将在现有或临时场馆举办。此外,也不打算新建需要巨大资金的奥运村,而是安排运动员住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宿舍。洛杉矶奥运的融资渠道将完全来自民间,申奥委员会预测甚至将有1.61亿美元盈余。

洛杉矶申奥预算仅为41亿美元,目标是充分调动民间融资渠道、赛事收入和场馆所有者来共同改善现有设施。洛杉矶想要举办一场朴素、甚至是节俭的奥运会。2016年一次民意调查显示,88%的本地受访者赞成洛杉矶申奥,说明公众挺喜欢节俭版的申奥方案。洛杉矶想要借此证明,举办一场相对低风险、低成本、高质量的奥运会并非不可能。巴黎的申奥方案也与之类似,同样大量利用现有或临时场馆,政府也承诺所有奥运设施在赛后继续发挥作用。

我参与了四届奥运会的咨询工作,对于举办城市的担忧,我非常理解,我本人也在思考同一个问题:为奥运所做的投入和建设能否得到回报?我相信,申奥城市可以从往届举办城市的经验中加以借鉴和学习,使奥运会成为城市发展的良性推动力。

 

Bill Hanway为美国AECOM执行副总裁兼全球体育业务负责人。

By |二月 14, 2017|Categories: 资本项目和基础设施|

评论